人社部負責人近日透露,本月國務院已經取消了房地產經紀人、註冊稅務師等11項職業資格許可和認定事項,到明年將基本完成清理職業資格許可事項的工作,對於沒有法律法規依據的準入類職業資格一律取消。
  媒體在報道這條消息時評論說“職業資格考試太多、證書太濫的亂象有望改變。”是一種什麼樣的亂象呢?在就職業資格問題詢問國務院14個部門的負責人時,一位全國人大常委做了一個概括:目前的職業資格許可領域,一個行業有十幾種甚至幾十種職業資格。職業資格過多的同時,有關方面也藉機斂財,通過辦班、教材、考試來收取高額的培訓費、教材費、考試費。現在在青年中有一股“考證熱”,青年人不僅要取得高學歷,還要去考各種各樣的資格證,手上拿著一大把證,可就是找不到工作。
  “手上拿著一大把證,可就是找不到工作”,全國人大常委的概括可謂相當辛辣,其指向的是一個無情的事實:職業資格代表著一種行業的準入門檻,原本是為市場服務的,但多數時候職業資格與市場卻完全脫節。這豈非表示職業資格的功能已經被嚴重扭曲?
  試分析一下本月取消的11項職業資格許可和認定事項,可以發現這“11道門檻”或缺乏法律依據,或毫無準入必要,或在現實的就業環境中缺乏說服力,但卻毫不例外地會培育出一批吸附其上的食利群體。這樣一種亂象,肯定會損害就業者的利益,同時也將摧殘市場和社會的活力。
  作為勞動就業制度的重要內容,職業資格認證的意義和價值毋庸諱言,其實踐中的扭曲根源於何處?自1994年7月職業資格證書制度寫入《勞動法》,因為職業資格標準的頒佈和認證向來由政府部門所主導,因此中國的職業資格制度本質而言就是一種行政許可。而按照國際上通行的做法,為了避免政府集裁判員和教練員於一身的尷尬,一般由第三方機構來進行職業資格的認證。既然是行政許可,因為“全能政府”傳統觀念的影響,如果不幸還摻雜有牟利的衝動,職業資格認證領域的亂象幾乎是一種必然。
  顯然,要對這種亂象進行遏制,必須簡政放權,也就是今年5月27日習近平總書記所指出的,“把政府不該管的事交給市場,讓市場在所有能夠發揮作用的領域都充分發揮作用,推動資源配置實現效益最大化和效率最優化,讓企業和個人有更多活力和更大空間去發展經濟、創造財富。”一個簡單的道理是,對就業者資質和能力的最佳裁判是市場和雇主,並不是政府某個部門。除了那些已經寫入法律、確有必要的認證事項之外,政府從職業資格認證領域大踏步退出不僅不會讓市場趨於無序,相反還有益於市場的發育。
  從削減行政審批事項以來,中央政府減政放權的努力和成效有目共睹。現在對職業資格許可事項進行清理無疑是這種努力的一部分。一方面,是中央政府簡政放權的堅定意志,另一方面,是市場主體對不當行政干預的質疑,兩種壓力之下,此次清理的結果可以期待,唯一需要註意的是清理必須徹底,嚴防被清理的事項改頭換面。
  人們從歷年行政許可事項“割了又長”的教訓中很容易看到,一些政府部門迷戀審批和行政許可,不到萬不得已決不情願放棄這種權力,這是已經被驗證過的事實。因為迷戀審批和行政許可實緣於利益攸關,所以要根除對審批和行政許可的迷戀症還是應該致力於釐清政府和市場的邊界,不給權力越界提供任何後門。  (原標題:[社論]職業資格認證擺脫行政主導對社會有益)
創作者介紹

方大同

hr26hrsu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